旧版草莓app色斑

Written by on 2023年2月18日 in 未分类

   听林延潮说完后,谢肇淛不由一愣:“新戏?”

   随即他苦笑道:“新戏谈何容易啊。不说谱曲,但要请人写戏本就不易。”

   林延潮笑着道:“这谱曲我不行,戏本我倒能帮忙一二。”

   谢肇淛见了奇道:“林兄?莫不是在说笑话,写杂戏本之人,非几十年阅历不可,而且科,白,唱,念都要会写,你会吗?”

   林延潮摇了摇头道:“不会。”

   谢肇淛叹了口气,林延潮见对方不信,当下也不再说道:“谢兄,既是如此,我也不说了。我还要回家读书,告辞!”

   林延潮刚要起身,谢肇淛连忙道:“林兄,请留步,死马活马都要医一把,请林兄不妨说一说,就当茶余饭后闲聊。”

   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谢兄当真?”

   “是啊。”

   在谢肇淛挽留之下,林延潮当下又坐了下来道:“好吧,我就试一试。”

   林延潮回忆了一下,上一世在大学图书馆里偶然看过的电影剧本,然后想想这一个月看戏经历,依着儒林戏的模式,先是在脑海里构思了一出。

   戏文里一出,就是一个重要角色登场下场,与剧本里一个场景,也差了不太多。

  
夏天小罗的悠悠时光

   当下林延潮就道:“在夜幕之下,黑暗不见星月,荒郊野外几处鬼火,一封破损的石碑竖立在一个庙前……”

   “等等。”谢肇淛出口打断。

   “何事?”林延潮问道。

   谢肇淛叹了口气道:“林兄,开戏前,要先念一出诗来念白啊!”

   “哦,我倒是忘了。”林延潮记起前一看戏,看得窦娥冤,开篇一诗就是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不须长富贵,安乐是神仙。

   林延潮当下念道:“嗯,开篇诗一首,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。对月形单望相护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

   林延潮念完,谢肇淛拍腿赞道:“好诗!好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,是改自卢照邻的,顾作鸳鸯不羡仙吧。林兄,果真大才,你接着说。”

   谢肇淛顿时神采奕奕,眼中冒着小星星。

   林延潮不由好笑道:“谢兄不怀疑我了?”

   谢肇淛不好意思道:“还请林兄说完,方才是我失礼了。”

   林延潮点点头,当下道:“在夜幕之下,黑暗不见星月,荒郊野外几处鬼火,一封破损的石碑竖立在一个庙前,上书着三个大字,兰若寺。凄冷的风中,枯黄的叶悄悄落下,风吹开了寺院阁楼上的纸窗……”

   “烛火下,一名年轻的书生正自持书苦读念白,我寒窗苦读几十年,此去京师路过此寺,但见甚是清静,不如苦读几日,盘桓一番再去京师,若能功成名就,还了一世心愿。”

   “忽然,一缕轻纱掠过,抬头观望,只见一白衣少女在面前翩翩起舞,婀娜多姿。书生念白道荒郊野外,怎么会有良家女子,可是苦读几十日,丫鬟又不在身边……”

   “打住,”一旁谢肇淛道,“不一定是丫鬟,也可以是俊美书童。”

   林延潮没好气看了谢肇淛一眼继续道:“书生禁不住诱惑,手握轻纱与少女缠绵在一处。就连桌上的烛笼落在水盆之中也自深然不觉。”

   “情到浓处,少女手上铃铛响动,震人心慑。楼外,一物正贴着地向阁楼扑近;楼内书生仍沉醉在温柔乡里。”

   “突然,他双眼圆睁,极度的恐惧使其面孔完全变形:仿佛看见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东西。”

   “夜读书生一声惨叫,双腿在激烈的抖动,然而身边的女子却漠然的扯下了纱帐,好象一切都归于平常。”

   “冷风之中,一抹红绸陡然喷涌而出。”

   林延潮平静地说完了第一出戏,喝了口茶,但见一旁的谢肇淛口瞪口呆,合不拢嘴巴。

   林延潮摇了摇头,这一幕在他意料之中,这一出戏,融合了悬疑,惊悚,鬼怪,情(协和)色多种元素,难怪令信息面不广的古人惊得目瞪口呆了。生角,旦角又是老百姓们最喜的书生女鬼两个角色。

   还起了很好的铺垫,让观众们为下面出场的宁采臣,从始至终都是捏了一把汗。

   林延潮轻咳了两声道:“谢兄?谢兄?”

   谢肇淛半响回过神来道:“这,这简直太妙了,下面呢?下面呢?林兄你若是不说完,我今晚睡不着了。”

   林延潮不悦道:“我又不是说书的。还有你的手,可以不可以别这么用力抓着我。”

   谢肇淛赶忙将手放开,惭愧地道:“是,是我失礼了。林兄,请恕我情难自禁。”

   “别,我可不好此风。找你的俊美小书童去。”林延潮赶紧拍拍袖子道。

   谢肇淛当下急着解释道:“林兄,误会了。我只是想你请你将戏本给我,你放心,若是这一出戏上演,我谢家一文钱都不要,所得尽数给林兄。”

   林延潮听了谢肇淛这么说,不由感到此人真是实诚啊,这个朋友可以交。当下林延潮道:“谢兄,别这么说,此戏我也是偶然得之,并非乃我所作。”

   “原来如此,才想林兄如此年轻能得此佳席,林兄,我并非是这个意思,可以看出你是有志于科举,怎会沉迷于戏曲之中。不过作此戏之人今日身在何处,我与我父亲,必请他回来,主持此钱塘班。”

   林延潮想起电影里那翩翩书生,那音容相貌只能留在无数影迷的追忆之中了。林延潮不由叹道:“当初传我此戏之人,我很是敬重,但可惜英年早逝,眼下我不过留下此戏,做一点念想罢了,你将之演出来,也算帮此人做一点事吧。”

   谢肇淛听了顿时肃然起敬道:“林兄,你请放心,我一定办到。只是林兄你看过此戏,还记得曲腔吗”

   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记得一些,不过可能有些怪,你且听听。”

   人生路,美梦似路长;

   路里风霜,风霜扑面干。

   红尘里,美梦有多少方向;

   找痴痴梦幻的心爱,路随人茫茫。

   ……

   林延潮唱了出来,谢肇淛第一遍听得倒没有如何,待听了第二第三遍时,这才赞道:“这是好曲,不过不能拿之作戏文之用……而且林兄唱得不太好,而且曲好,可文却太白了。”

   林延潮不由心道,那是废话,此曲是大师黄霑所作,这可能是最后一位具有古典情怀的大家了。虽然此曲无法融合入戏文,但拿来单独唱唱还是不错的,就算是明朝欣赏水平,也不会差这么多吧。

   不过林延潮还是不甘心道:“若是曲风不和唱腔,你能不能改一下?”

   谢肇淛连忙道:“此大家之作,我只是作画蛇添足,林兄长夜漫漫,我们不如一起剪烛长谈吧!”

   林延潮却起身道:“不了,我不过传先人之作,至于我还是以科举为重,不会因此事分心,三日后与你再谈,至于平日就不要找我了。”

   说完林延潮转身而去,赶紧逃窜,免得被留下啰嗦。

   “林兄请留步!”谢肇淛追到门外,见到林延潮没入夜幕中的身影,不由顿足道:“林兄走得太急了,我还没问此戏名字叫什么呢!”

   下棋,看戏,钓鱼,赏景,夜来读书还有红袖添香,林延潮生活乍看滋润,实际上还是与大半寒窗苦读的书生一般,每日天明读书至三更,只是他会合理安排时间,都有留出游玩的时间,这样免得以后回忆起自己少年之时,落下个一片苍白就是。

   春来雁北,秋至雁归,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又能几回寒暑。

   倥偬之间,大半年过去了,距次年二月的县试已没剩几日。

«